老房東講的故事,喜歡掀戲臺子的“蟒仙”

01

縣城的南邊,在以前叫城南門,城南門的土路邊有個庵子遺跡,名叫普濟庵,相傳是宋朝時某個姑子所建,關于這個庵子的傳言有很多,但大多都是不靠譜的傳說,這里就不再多說。

因為近幾年,國家重視古建筑保護,這個庵子現在已經被重建成寺廟,原先的殘磚爛瓦也被清理干凈,現在這個庵子煥然一新,只留下一口古井,坐落在寺廟的東北角,這可能是這個寺廟唯一的古跡了吧。

寺里也有常住的和尚,因為這個寺不是商業性的,平時拒絕游客入內,只有初一十五,才會對外人開放。

所以現在外人想去庵子那邊,已經不像之前那么容易了。

聽老房東講,這個庵子因為靠近南河灘,周圍又全是老樹,一到夏天就涼風習習,在還沒重建之前,是村民的天然乘涼地,即便是太陽最毒的大中午,坐在這里也絲毫感覺不到酷暑的炎熱。

正因為如此,夏天時人們一有空,就會搖個蒲扇,拿著蒲團來這邊消暑。

那時候還有戲班子,斷不了有人來這邊搭臺子唱戲,聽老房東說,這里只要有人唱戲,就一定會出怪事,鬧的最兇的一次,大風不光把戲臺子掀了,還差點鬧出人命,自從出了這個事之后,來這邊唱戲的人,就慢慢的少了下來。

有一年,城南街的幾個老太太,戲癮上來了,當時又正值農閑,村民們都在家閑著沒事,這幾個老太太便借了樂器,湊了個非專業性的戲班子,去庵子遺址搭臺唱戲。

說是唱戲,其實只不過是幾個老太太的自娛自樂,就和現在的廣場舞差不多,是自發性的,誰都可以上去唱兩句,也不收個費,純屬娛樂。當然,這事發生在大風掀戲臺子之前,要不,借這幫老太太仨膽,她們也不敢在這里搭臺唱戲的。

那天,這幾個老太太起了個大早,上午七點多就將臺子搭好,不到八點開始唱上了,當時老房東正好沒上班,便跟著老婆孩子一起去湊熱鬧,聽老房東說,當時是真熱鬧,一直到十二點多了,唱戲的一幫老太太,還精神抖擻在在臺上唱著,而且越唱越賣力,好像很興奮的樣子。

因為到了飯點,已經有村民斷斷續續的回家做飯,老房東掃了一圈,見其他的村民都已離開,便帶著老婆孩子回家吃飯,打算吃過午飯再過來聽戲,而這時,臺上的幾個老太太還在賣力的唱著,絲毫沒有要停止的樣子。

老房東邊走邊開玩笑的對老婆說道:“這群老太太的戲癮,怕是憋的太久了,一唱起來,連飯都顧不得吃了,臺下也沒個人,不知道她們唱給誰聽。”

02

老房東一家吃完飯后,在家休息了一會,才去庵子聽戲,等他們趕到庵子那邊時,已經去了不少村民,奇怪的是這些村民不是坐在地上聽戲,而是全部圍著戲臺子,七嘴八舌的似是在討論著什么。

老房東走近一看,才發現剛才還生龍活虎的老太太們,此時全如霜打的茄子一般,坐在臺上面色蒼白的唉聲嘆氣。

老房東站在旁邊聽了一會,才知道事情的經過,原來剛才快中午時,老太太們看著臺下的村民斷斷續續離去,沒剩幾個人了,便想停戲,先吃點東西再唱,可是就在他們快要停戲的時候,突然發現臺下的村民又多了起來,而且這幫村民聽戲的熱情都很高,不斷的沖著臺上叫好,老太太們一見這,情緒也被底下的觀眾帶動起來,顧不得吃飯,就一直唱了下來。

這一唱,就唱到快兩點,這時候第一波去的村民,發現了不對勁,因為他們離得老遠,就聽到老太太們激情洋溢的戲腔,本以為有人去的比他們還早,沒想到走近一看,卻發現戲臺下空無一人,而老太太們在戲臺上,似乎打了雞血,唱的興奮無比,時不時的還對著臺下禮貌性的笑一下。

這幾個村民心中疑惑,有嘴快的,扯著嗓門沖著臺上的幾個老太太高聲嚷道:“我說老太太們,臺下一個人也沒有,你們唱個什么勁?”

這名村民剛吼完,臺上的老太太和喇叭匠也不知怎么了,齊齊愣住,臉色蒼白的看著臺子底下,發起了愣。

接著一個拉二姑的大爺,嗓音顫抖的沖著臺下幾人喊道:“剛才臺下那么多人,你們沒看到?”

那個嘴快的村民,聽完喇叭匠的話,迫不及待的扯著大嗓門吼道:“那有什么人啊?臺底下干凈的連個人毛都沒有,我說你們這幫老頭老太太戲癮真是夠大的,臺下一個人沒有,還唱的那么起勁,也不知道個累。”

村民說完這句話,臺上的一群人,表情那個精彩,有大驚失色的,有一屁股蹲在地上的,最精彩的是打鑼的,手中銅鑼一掉,嚇的臺上的老太太,齊齊驚叫。

出了這么一個事,老太太們無心再唱,在村民的幫助下,撤了戲臺,早早回家了。

03

這件事出了之后,也有人陸陸續續得來這邊搭過戲臺子,可是沒一場順利的,聽老房東說,凡是在這邊搭臺子的人,不是唱著唱著就出意外,就是第二天發高燒,后來,在這邊搭臺子的人就慢慢變少。

有一次一個外地的戲班子,來我們縣城走穴,當時場地就定在庵子這邊,這個戲班子人多,白天準備的戲是朝陽溝,晚上準備的是白蛇傳,老房東白天還要上班,就沒去聽,晚上下班之后,便帶著老婆孩子去聽白蛇傳。

聽老房東說,當時真的是人山人海,看戲的村民一個挨著一個,雖然燈光不行,坐在臺底下,只能大模糊的看到臺上的人影,但因為這個戲班子唱功著實不賴,村民們熱情一點都沒受到影響,反倒叫好聲不斷。

當臺上唱到白蛇傳里斷橋一段時,突然平地起了一陣大風,當時到處都是土路,這陣風一起,卷攜著地上的落葉沙土,將人吹的睜不開眼,一時間大人的驚叫聲,小孩的哭鬧聲,亂成一團。

這陣風來的快,去的也快,等風停了,老房東再向臺上看去時,只見戲臺上早已亂成一鍋粥,搭在戲臺上方的一塊篷布,也不知被風刮到什么地方,戲臺東倒西歪的,演員們正匆匆向臺下撤離。

眾人正忙活的時候,剛才唱白蛇的女人,突然又開始唱了起來,一邊唱,一邊拿著身段,踩著小碎步,快速向古井方向跑去,這女人剛跑了沒兩步,就被戲班子的幾個年輕人按在地上,這女子被按住之后,口中不斷發出低吼,頭上青筋暴起,爬在地上不斷掙扎著,似要掙開幾個年輕人的束縛。

奇怪的是,幾個大小伙子,一起按著這個女人,卻顯得很吃力的樣子,個個憋的滿臉通紅,中間還有好幾次,險些按不住這個女人。就在這時,只見戲臺后方走出一個老頭,手中捧著一個黑乎乎的面具,向那個女人快速走去,等這老頭走到女人身邊時,往地上一蹲,拿著手中的面具,一把就按到女人臉上。

老頭將面具按在女人臉上之后,口中就不斷的念著一些腔調奇怪的話語,而那個女人則掙扎的更厲害,口中的低吼聲,也變得更加滲人。

老頭念了大概有兩分鐘,女子便不再掙扎,頭一低,顯然是失去了意識。

出了這么一檔子事,戲是聽不成了,戲班子退了晚上的票錢之后,篷布也沒找,就急匆匆離去。

后來又有幾個戲班子在這里搭過臺,被掀了幾次臺子之后,就再也沒人敢再來這里搭臺唱戲了。

后來老房東聽城隍廟的神婆說,這個庵子后面的古井里,住著一位成了氣候的蟒仙,這蟒仙生性好靜,因為戲班子唱戲時太過吵鬧,擾了它清修,所以它才會掀翻戲臺子的。

至于唱白蛇傳的那女人,應該是斷橋那段唱的不好,有地方惹了蟒仙不開心,所以才會出現那種情況,神婆說,這蟒仙有道行了,輕易是不會害人性命的,如果那晚蟒仙真生氣了,憑老頭一個人,是絕對救不了那個女人的。

人已贊賞
親身經歷靈異事件編輯推薦

澳門酒店的靈異事件

2020-1-11 0:18:27

靈異事件

真實靈異事件:那些腳怎樣回事

2020-1-12 12:37:17

4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1. 這是故事不是經歷

  2. 所以,不作死就不會死

  3. 不對,說錯話了,抱歉

  4. 老版戲里的白蛇傳,可能太慘了。不像白娘子傳奇,那么完美。身為同類,可能蟒仙有點情緒
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
乐彩网平台真实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