隱形人續情夢

從2017年6月至今,身上有些不一樣,無論何時走,坐,躺,跑某些部位像是在做手術,隱形的人看不見,卻夜夜不停的夢,像是夢到未來,未來的自己很富,卻躺在病床上,一個接一個的污蔑卻接涌而來,一個又一個的辯解,卻毫無作用,真相往往難以置信。下面就說說幾件印象深刻的事。

第一件:夢里本人在病房里躺著不省人事,幾位玩的好的兄弟和我女伴聚到一起商量著就還是不救,需要30萬的手術費,一兄弟胡偉說:救。病因好像是艾滋病,接著不定期的夜晚夢里有男的來和我發生性關系。因此事我與一個玩的好的女生江說過(后面稱江女士吧),然后她來說了一些我給他說過的一些話,眾人不信,怎么可能有人能預知未來,還清楚的知道具體發生了什么,于是再次安排人診斷,原來是假的,由于該院醫生與胡偉等人人合伙騙錢,但是手術已經開始了,法庭審問后獲得賠償金30萬,該團伙卻相安無事。

第二件:現實里網上進了一批衣服,準備擺攤出售,卻因質量過差,放在家里自己干活穿,沒有出售,這時夢里胡偉等人說和我合伙擺過攤,未經過市場批準,私自營運,低價出售,受到市場排擠,還說不是因為我,這幾年還白著呢!當時的我還不明白,以為是一窮二白的白,我只能根據現狀去辯解,沒有的事,其一:貨品質量不達標; 其二:既然做生意那么肯定要按規矩辦事; 其三:價格肯定根據市場的均價定,剛開始可以優惠幾塊錢。依然不信,隨著時間慢慢去鑒定,確是事實。

第三件:工作一段時間,一個人去了西藏轉了轉,夢里卻變成了和幾個女生一起去的,甚至說我在那邊找了個牛肉面館打工了一段時間。

第四件:從西藏回來后又去原來的崗點工作了一段時間!一人回老家重慶看看,見見親人,了解些事,老家的人對我也蠻好的,夢里一個女的說她抱著娃和我一起回的老家,老家人對我們不好。

第五件:從重慶回來后,在家待了,去了烏魯木齊,朋友介紹了個活沒有去,因夢里這些事,同時也想要做這服裝生意,去了廣州幾個批發市場,看貨,在一家宏鑫外貿店里訂了一批989元的夏季長袖短袖,這時我試著打電話問胡偉:想不想做,想的話就出點錢多訂點。他說:他想做點小吃餐飲類的,讓我試著做,可以的話再一起搞。我就回來了,與胡偉梁高聚到一起,一是夢里他們說和我合伙做的,二是團場里就幾個玩的好點的,吃飯偶爾做做,多數叫外賣,去網吧上網,也去過集市問過攤位,一把傘的面積20元,因沒有擺放的架子和貨太少,未通過市場管理者的審核,沒有擺成,貨就放在梁高家,打算一起先找個活干著,過年前回來在處理。因各種原因很多活干了幾天就不干了,干的最久的就是在阿克蘇一個安裝通風管道那15天,而后我因之前去廣州之類的找馬云借了錢要還,就說打算回家收拾衣服,去烏魯木齊工作,就這樣我們就分開了,期間我用花唄套了1200元幫胡偉還信用卡。這時讓我想起了夢里他說的不是因為我他這幾年白著呢!我才想未來的他是不是被銀行拉入黑名單了。

第六件:去烏魯木齊后,因有賬要還,需要找個管吃住的活,就又回到了原來的工作崗位,因特殊性,只能說公司名為沙漠特衛保安有限公司,地址在綠地中心。工作期間跟胡偉打過電話,也問過他表弟楊顯一些他的情況,2019年5月8號入的職到11月26號離職,把借唄花唄的錢全還完了還余了7000多,工作期間夢里有威脅有性侵,也有說有好幾個團場小時候的玩伴因我介紹,和我一起工作的,先是胡偉的兩表兄弟,后是連隊里其他的幾個幫著說話。有說亂搞關系,反正就是瞎編亂造扣帽子。

總結:還有很多像連續劇樣的夢,虛幻夸張又不真實,夢里大大小小的事,主謀胡偉和一個謊稱是我媳婦的女人,其余人可能被騙或者被威脅,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,卻相信正義不會缺席,只要我沒做過,任你百般污蔑,也是毫無作用。若夢只是夢,我愿其只是虛假幻想,若夢是現實,我必不仁慈,不論是誰的勸,我都不聽。不醒人事的我,是誰造成的我不知道,但是一個又一個的謊言編造者我卻知道,若不是你們,為何謊言不斷,掩蓋事實!同時聲明一句:至今我單身,不抽煙不吸毒也不嫖風的合法公民,不做風險大和違法的事。若是未來真的發生,這就是我的供詞。我希望不想夢里一樣拖延,讓更多人和家庭受到迫害。

人已贊賞
親身經歷靈異事件編輯推薦

澳門酒店的靈異事件

2020-1-11 0:18:27

親身經歷靈異事件

住校期間的恐怖經歷

2020-1-12 13:14:53

4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1. 我看得很迷糊,弄不清那些是現實那些是夢了

  2. 話說隱身衣存在嗎?

  3. 看的一臉懵逼
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
乐彩网平台真实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