邊緣職業——驅鬼人真實回憶錄之牽掛

很多網友看了我寫的東西后反饋我,說被嚇倒了,晚上不敢睡覺。

在這里我首先說聲對不起,嚇著了你們,實屬無心之過。

其次我想說的是,完全沒有這個必要。

因為我早已說過,這世上有鬼,但真的很少,而且多數不害人。他們也不會輕易地讓你見到,不然,你真的可以去試試購買一張福利彩票了。

不過,話又說回來,誰又能夠保證每天見到的都是真真實實的人呢?

也有網友問我,說寺廟不是很神圣的地方嗎?怎么會陰氣重呢?

這里我要說的是,寺廟也要區別對待,香火旺盛的人氣自然旺,陽氣就重,而那些冷清孤寺容易藏垢納污,則陰氣重。

其實,像醫院、冷清的寺院、墳地等這些連接陰陽兩極的,都屬于陰氣極重之地。在此奉勸大家,最好別在上述地方周圍建宅或門店經營。

另外,我也想今天借此多說幾句。

自天涯、中國靈異網開貼以來,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,在此深表感謝。特別是天涯,下午看了下,點擊量已破1000萬。但也有很多人對我講了難聽的話,說我在瞎侃。

也罷,決定權在各位,信或不信,罵與不罵,各位自便。

開貼講述,其實是在破壞行規。

另一方面也是讓大家將“靈異”這個概念似信非信做個解答。

希望各位今后遇到類似的情況后,不必用一些錯誤的方法,嚇到自己,或者傷害自己。還是那句話,這東西很少,而且多數不害人。

我所講的、經歷的一切,你們就當茶余飯后的談資,不必記掛心上便是。

這次的業務地點位于蕭山市坎山鎮一個叫做梅仙的村莊。

坎山鎮環境優美,有山川毓秀的航塢山等豐富的旅游開發資源和人文景觀,有歷悠久的古剎景區,地藏禪寺、極樂寺是杭州人民政府批準的開放寺廟。坎山名人輩出,近代的婦運先驅楊之華、著名的越劇演員張桂鳳、中國四大名醫之一的施今墨等名揚海內外。

1984年8月的一天,梅仙村一位俞姓老婦找到了我。

那時候,我在蕭山、諸暨一帶已經引成了一定的口碑,但由于交通不便,信息不暢,業務仍得被圈定在此。直到90年代開始,才有零星的外范業務。

言歸正傳。

老婦滿臉愁云,樣子十分憔悴。我照常安慰了她幾句,然后讓她說說遇到了什么樣的難處。

老婦說孫女出生才一個星期,一生下來就有7斤重,白白胖胖的,非常健康。這些天來都是由她精心照料著。

前兩天中午,孫女在床上睡得好好的,一下子哇哇大哭了起來。

她想著又是餓了,就去外間沖米粉糊。

回到房里后,她說遇到鬼了。

我吃驚不小。連常人肉眼都能見到,想必這次的東西又不簡單了。

于是,我問她是在房間見到什么臟東西了嗎?

她說那倒是沒有,但也差不多。

因為她看到襁褓中的孫女,懸空浮起,離床三、四十公分高的樣子,還緩慢地左右搖晃著。

那一瞬間她目瞪口呆,光是傻愣著,腦袋一片空白。

一直到孫女不哭不鬧了,身體才慢慢地下降,重新躺在了床上。

她這才大著膽走過去查看,發現孫女已安然入睡了。

老婦說這之后幾乎每一次孫女哭鬧,她去外間沖米粉糊回來后,都會看到同樣的情景。

時長不好說,有時孫女哭鬧的久些,身子懸浮的時間就久些。但每一次孫女躺到床上后,都是不哭不鬧,安然入睡的。甚至有時候,嘴角還掛著個甜甜的微笑呢。

如果事件真如老婦所說,那么她家中鬧鬼是鐵板釘釘的事實了。但從事件中分析,這個鬼不但沒有惡意,反正還懷著強烈的母愛之情。

她的出現,目的明確,就是沖著嬰兒而來。安撫好嬰兒后,又立即消失了。

當然,并非消失,也許時刻守護在旁,只是老婦未能看到罷了。

我問老婦孫女才出生一個星期,為何由她照料著?她的兒媳去了哪里?

沒料到,我這隨口一問,老婦竟老淚縱橫了。

她說因宮位不正,孩子總是不能平順地生下來,兒媳生產了整整一天一夜,人完全虛脫了。

最后,孫女是生下來了,可兒媳卻因大出血,死在了產房里。

到現在,尸體還擱在醫院太平間呢。

她說兒媳多么賢慧的一個人,對她孝順,對兒子也好,沒想到卻因一次生產而丟了性命了。

兒子悲痛欲絕,難以接受。

總覺得是醫院的過錯,搶救不力,才造成這樣的悲劇發生。執意要討一個說法。

而醫院也是支支吾吾著,各種說辭,這才導致兒媳遺體不能運回家來,只能擱在醫院太平間里了。

老婦越說越悲痛,止不住地淚流滿面。

她說娃兒多可憐啊,一生下來就沒了娘,這叫她以后咱辦啊。

我一時間也是難以平復。

這種事擱在誰家不都得肝腸寸斷。尤其是襁褓中的孩子,更是可憐。俗話說的好,寧可死個做官的爹,不可死個討飯的娘。

雖說父愛母愛一樣的偉大,但母親作為女性,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,似乎顯得更重要了些。

事情悲傷了點,但找我畢竟是來處理問題來的,我不能讓人徒增悲傷。這是我做事的一貫作風。

其實,事件已十分明朗。結合老婦所述,由此推斷,她兒媳的魂魄始終不曾離開過,時刻守護著自己剛出世的女兒。

魂魄不能離去,自然與尸體不能入土為安有著重要關系。

我必須去與老婦兒子懇談一番,另外,也得把老婦所述作一次眼見為憑。

梅仙村離我不遠,因為我本就是蕭山人。

到達老婦家中時,差不多午后兩、三點鐘。

一進門我就看到了掛在堂屋正中的遺像,相片中的女子十分的年輕。下面還點著一對蠟燭。想必遺像是剛掛不久。

她兒子也在家里,坐在堂屋,獨自抽著悶煙。

小伙三十出頭,長得斯斯文文,一看就是和善之人。

見我進屋,他站了起來,同時發了根煙我。

這時,我把老婦喊住,作了交代。

我讓她現在就去房間看看孩子,我也跟著去。讓她待會進去后別把房門關死了,留點縫出來。我就不進房間了,在門縫看看就行。

老婦點了點頭。

然后,我跟著她上了二樓,來到了房門口。

老婦進去后,我順著門縫一眼就見到了靈體。

此刻,嬰兒安靜地躺在床上,而靈體則靜靜地立在房間一角。因為見過樓下的遺像,我確定眼前的這個就是老婦的兒媳。

因為是新亡魂,意識形態清晰,穿著肥大的球衣球褲,保持著死時的狀態。

一、兩秒鐘的時間,我就轉身悄悄地下了樓。

眼下我還不能送走她,盡管她已成了鬼,但我同樣得以人道對待。這是我處理的原則。

下樓后,我把小伙叫到了屋外。

我對他說他的母親已經把一切都告訴了我,但人死不能復生,理應盡早入土為安,也好讓靈魂快些投胎往生,找到歸宿。

我說想必他也希望妻子能夠安心地離開,走得無牽無掛的。但事實上,他的妻子始終不曾離開過,一直圍繞在孩子的身邊,這樣對孩子不好。

我幾句話一講完,小伙就蹲在地上,掩面哭泣起來。

他告訴我之所以不能跟醫院達成一致,主要是賠償問題,其實賠多賠少,他根本就不在乎。他只是無法接受妻子離開的事實。

我說能夠體會他的心情。這種事無論攤在誰的身上,都接受不了。但事情已經發生,就要勇敢面對。何況他還有個剛出世的女兒要撫養長大,所以,他必須堅強起來。

他說他相信我,也聽說過我這方面的本事,希望我能幫幫他妻子,安心地離開。

他說等下就去醫院把事情給了結了,然后,把妻子的遺體運回家來。

我打從心底佩服小伙的胸襟,也看得出他們夫妻間的真摯情感。可惜,勞燕分習,陰陽兩隔,不能白首。

我告訴他明天下午這個時候我會再來,一切我會盡力。

第二天我有意拖延時辰。

這樣到達老婦家時,差不多是晚上9時左右。

那會兒奔喪的人群漸漸散去,亡人早已蓋棺入殮,只剩下幾位鄉村道士在法事超度。

我轉了圈,在靈堂沒有看到靈體,但見到了小伙。

他告訴我母親此刻正在房間看護著女兒。

我讓他現在就去房間把他母親叫下來,就說我已趕到。

小伙應聲去了二樓。

幾分鐘之后,母子倆一同來到了靈堂。

又過了一支煙的時間,我直接上了二樓。我知道現在靈體應該會在房中出現。

進房后,我一眼就見到靈體直立在床邊,面無表情地注視著床上的嬰兒。

我本以為我的出現會驚擾了她。甚至使她一度消失。

但我估計錯了。靈體對我根本毫無感覺。

為確保萬無一失,我還是在房間四周沿著墻角灑下了墳土。

然后在樓板上畫下了送魂符,念動了咒語。

幾秒鐘時間,靈體感應到了我的召喚,進入符中。

我平順地送走了她。

我能感覺到她的依戀與不舍。

過程中我告訴她,縱有萬般情愫,奈何人鬼殊途。讓她去到該去的地方,盡量向著光亮的地方走。

告訴她只管安心地離開,相信她的丈夫一定能夠把女兒好好地撫養長大。

結束后,我找到了母子兩個,告訴他們事情已經處理好,孩子的母親安心地離開了,以后不會再出現。

聽我這么一說,小伙又悲從中來,抽噎了起來。

我讓他節哀,告訴他有些事是命中注定,無法改變的。讓他哭過之后就要堅強起來。要像個男人,挺起胸膛,扛起責任,把女兒好好撫養成人。告訴女兒,她曾經有個愛她的好媽媽。

小伙擦干眼淚,點頭示意。

之后,我回了家。

這次的酬金我只收取了一半。

人已贊賞
鬼話連篇

公路詭事之分叉路

2020-1-11 0:07:55

鬼話連篇

寵物

2020-1-12 11:53:13

5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1. 好有愛又可憐的母親!我相信作者所述的全部事件都是真的,因為我做夢超級靈驗,我相信各人有各命,也相信鬼怪神靈的存在。在現實中還見過越活越年輕的高人。

  2. 看著讓人感動至極,話說靈魂回去肉身能否復活?

    • 肉身已經失去了機能,不能了吧

  3. 先生,由于農村出生,準確出生時間不清楚,如何能知道準確的生辰八字

  4. 偉大的母愛!
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
乐彩网平台真实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