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房東年輕時遇到的一件邪乎事

01

老房東從縣城往二白村送信時,需要經過一條很長的土路,這條土路,旁邊都是一望無際的莊稼地,聽老房東說,一到玉米快要成熟的那幾個月,即使大白天通過這條路,也會令人心驚膽戰,因為玉米桿子一米多高,又密密麻麻的,一望無際,里面藏幾個人,從外面根本看不到。

這些玉米地平時除了澆水之外,很少有人過來,老房東說這玉米地,簡直就是罪犯的天然庇護所,不管搶劫的,殺人的,犯罪之后,往玉米地里一鉆,只要不露頭,是很難被抓到的,當時治安差,時常有搶劫的事發生,所以一到這時候,村民們經過這條路時,大多三三兩兩結成一隊,然后再通過。

但老房東不行呀,他是郵寄員,每天不管路上有人沒人,他都要雷打不動的去送一趟信,聽老房東說,這些罪犯殺人犯,并不是他最害怕的,畢竟殺人犯幾年遇不到一次,罪犯也不常有,是小概率事件,最讓他覺得害怕的是路邊的一個機井房。

聽老房東說這機井房是后來才蓋的,以前這里光禿禿的只有一個大機井,后來這里淹死了一個女人,之后就頻繁出事,總有牛羊貓狗跳進去自殺,還淹死了兩個放牛的小孩,這時,村里才開始重視起來。

找了先生,先生說是有怨魂不散,蓋間屋子將機井罩上,再往正梁上掛個大秤砣,鎮一鎮邪氣就行了,后來房子蓋好之后,邪乎事果然就少了,可老房東每次從那個機井房經過,總感覺黑漆漆的門縫后面,有一雙眼睛在盯著他看,老房東八字弱,每次經過機井房,都會莫名的起一身雞皮疙瘩。

02

這天,老房東像往常一樣,蹬著二八大梁,往二白村送信,路過機井房時,卻看到好多人,站在機井房的外面,在沖著機井房指指點點,似乎在小聲討論著什么,老房東好奇,走近一看,卻發現地上躺著一個全身濕漉漉的小伙,此時是夏天,這小伙光著膀子,下身只穿著一條三角內褲,像是半夜正在睡覺,突然有突發情況,衣服都沒顧的穿,就跑來這邊一樣。

奇怪的是這小伙,雖然躺在地上一動不動,臉上卻始終保持著一個詭異的笑容,在他右手腕上,戴著一個女式銀手鐲,陽光一照,亮晶晶的煞是扎眼,胸前還綁著一朵大紅花,像極了古代結婚時,新郎官胸前綁的大紅花。

全身精光,卻面露笑容,戴著女性手鐲,胸前還綁著一朵大紅花,老房東怎么看,都感覺詭異無比。

等走的近了,老房東才明白啥情況,原來村民一早過來澆地,當打開機井房的木門,打算合閘抽水時,卻發現這小伙直挺挺飄在機井里,不知道什么原因,尸體竟沒有下沉。

當村民手忙腳亂,將這小伙撈上來時,這小伙全身已經僵了,看情況昨天夜里就死了,他的尸體雖然飄在機井里,但卻不像是淹死的,因為這小伙肚子干癟,尸體也沒泡白發漲,面目安詳,臉上甚至還帶著一絲笑容,倒像是心甘情愿赴死一般。

老房東看了不一會,就見二白村的村長,帶著一對中年夫婦,急匆匆的向這邊跑來,這對中年夫婦看到地上躺著的小伙,哇的一聲,趴在小伙身上就哭,村長則蹲在地上直嘆氣。

老房東每天往村支部送信,與村長并不陌生,便蹲在他旁邊,卷了一根大炮遞給村長,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村長說,昨天晚上兩三點的時候,他睡的正香,突然被一陣喇叭匠,吹打樂器的聲音吵醒,聽聲音好像是有人結婚,可大半夜的哪有人結婚呀?

于是村長便披上衣服,打算出去看看,是不是有小孩搗亂,可等他打開大門向外看去時,聲音卻突然消失,當時他困意正濃,見門外啥動靜都沒有,還以為自己睡魔楞了。便沒在意,關上大門,又繼續跑回去睡,可沒想到,第二天就出了這么一檔子事。

03

接著村長猛抽了兩大口煙,小聲的對老房東說,這小伙應該是被機井里的女鬼,半夜勾來這邊結了冥婚,接著,村長示意老房東,向小伙手腕上的女式手鐲看去,村長說,這手鐲就是那女鬼的禮金,聽他父母說,這銀手鐲是昨天下午,小伙在這里撿的,當時父母怕晦氣,勸他扔了,他不聽,非要留著,果然還是出了事。

接著村長猛嘬了兩口煙屁股,恨恨的說道,看來這機井不能留了,等會李駝背過來,讓他想個法子,將這機井封了,再這樣下去,非出大事不可。

二人正說著話,只見李駝背正貓著腰,跟在一個村民后面,慢悠悠的向這邊走來,聽老房東說,這李駝背,當年在我們這邊算是比較出名的先生了,和其他先生不同,這李駝背大字不識一個,甚至連羅盤都看不懂,但是拿邪病,卻屬實有一套,這李駝背拿邪,一不畫符,二不念咒,單靠兩只眼睛,和一雙手,就沒有他拿不了的邪。

老房東說,我們這邊鬧的比較兇的幾次事件,幾乎全是李駝背擺平的,外人都傳言,李駝背是天生的陰陽眼,從小就能看到鬼魂,所以拿起邪來才得心應手,只是有一點,李駝背每拿一次邪,他后背的肉坨就會變大一點。

聽老房東說,二十年前的李駝背,還是個全身挺拔的帥小伙,只是這二十年間,拿的邪太多了,后背的肉坨一點點增大,李駝背就變成了現在這樣,連腰都直不起來。

這李駝背過來之后,看了一眼地上躺著的小伙,便徑直向機井房走去,老房東早就聽說過李駝背的大名,只是沒親眼見過他拿邪,這次好不容易逮到機會,怎能錯過,忙緊步跟上李駝背,想看看這李駝背到底如何拿邪。

李駝背一進機井房,連打了好幾個噴嚏,罵罵咧咧的說道,那個王八羔子讓往這蓋房子的?蓋房子也就算了,還掛一個秤砣,怕不是嫌事不夠大哦。

這時村長開口回道,當初這里頻頻出事,是王半仙讓在這里蓋間房子,秤砣也是他讓掛的,說是鎮一鎮這里的邪氣兒,李駝背一聽是王半仙,氣的只跺腳。開口罵道,這遭天殺的王半仙,不好好看他的風水,學別人鎮什么邪哦,這樣搞能鎮個**毛的邪!這機井本就陰氣重,被他這么一鎮,整日不見陽光,陰氣慢慢積少成多,變成了煞氣,現在,怕是神仙見了也要嘆口氣哦。

04

李駝背罵歸罵,手可沒閑著,只見他從懷中掏出一根大鋼針,沖著機井房的西北角,開始用力扎了起來,李駝背一邊扎,一邊恨恨的說道,你不出來,我就將你鬼氣泄光,看你能忍到啥時候!

李駝背足足扎了五分鐘,機井房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,李駝背好像蹲的累了,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,手中更加賣力的扎了起來,李駝背扎著扎著,地上突然往外冒起了黑水。

李駝背見此,嘿嘿一笑,換了個地方,又開始扎了起來,這次李駝背剛扎兩下,機井房的東南角,平地起了一股大風,呼嘯著向門外刮去,說時遲那時快,李駝背手中鋼針猛地往地上一扎,嗤的一聲,似乎皮球的泄氣聲,那股風還沒沖出機井房,就憑空消散。

這時,李駝背怪異一笑,便貓著腰,慢悠悠的沖機井房門口處走去,快到門口時,李駝背左手猛地向地上一抓,而后往上一提,便貓著腰,看了起來,一邊看,一邊喃喃自語道,這女娃生的好一張面孔,只是可惜了,被一口怨氣,誤了輪回,現在煞氣纏身,即將化歷,看來留你不得。

李駝背說完,左手往鼻邊一送,閉著眼睛,用力吸了起來,似乎很享受的樣子,與此同時,背上的肉坨不斷蠕動,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,似乎里面有個活物,在不斷吞食著什么一般,聽老房東形容,那聲音大概類似于貓吞食老鼠時,發出的聲音,只不過,這團肉坨發出的聲音,要比之恐怖百倍,眼前的這一幕,將老房東看的不寒而栗,雞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老房東知道自己八字弱,怕晚上做噩夢,便急急離去,不敢在看,這一次,李駝背詭異的形象,算是徹底在老房東的心里扎根,聽老房東說,后來他在路上遇到李駝背,都是繞道走,因為他一看到李駝背,耳邊就會自動響起那咯吱咯吱的詭異聲響。

那個機井房,第二天就被村民推倒,機井也被村民填了,后來也不知道那一年,村民又在原來機井的位置,蓋了一座土地廟,聽老房東說,那個土地廟很是靈驗,連縣城的人,都去那里燒香跪拜。

人已贊賞
鬼話連篇

簡單幾個字,讓人細思恐極

2019-12-15 17:15:56

鬼話連篇

嬰兒

2019-12-16 20:35:56

4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1. 開局全靠編

  2. 鬼話連篇再好也是編造 個人還是喜歡真實姓高的

  3. 像看故事一樣,打發時間挺好看的

  4. 挺有意思
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
乐彩网平台真实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