孩子

“親愛的,陪陪我好不好?““等會,我打完這局槍戰”“……”

“親愛的,我餓了,我想吃好吃的東西。”“等會,我搶了紅包給你買好吃的。”“……”

“親愛的,我困了。摟著我睡覺好好不好?”“等會,沒看見我在忙著嗎?”“……”

“親愛的,我……”“你煩不煩,沒看到我在忙著嗎?”“……”

一陣沉默后,女孩終于爆發了:“你到底有沒有真心愛過我?”“我一直都很愛你的,難道你不知道嗎?”男孩平淡的說道。?“那我問你,在你的心里,到底是我重要,還是你手里的手機重要?”女孩憤憤的問道。男孩聳聳肩無奈的說道:“這種事情是沒有可比性的,你難道不知道嗎?”“沒有可比性,沒有可比性,拿什么有可比性。你的手機就真的的那么重要嗎?比我,甚至是比我們的孩子,更重要?”女孩憤怒的聲音不覺大了起來。“我們的孩子?你懷孕了?親愛的。真是太好了。”男孩興奮的拋下了手機,飛奔了過來摟住了女孩。看到心愛的人摟住了自己,女孩的憤怒稍稍減弱了一些。剛準備親吻男孩臉頰的時候。手機不適宜的響了起來。聽到了手機的響聲,男孩急忙松開自己的手臂,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飛速撿起自己的手機,快速的按動了起來。緊接著,男孩興奮的舉起了手機,大聲的說道:“親愛的,我又搶到了紅包。我搶到了50元……”

看著男孩欣喜若狂的樣子,女孩感覺自己的心頭在一滴一滴的滴著鮮血。冷冷的笑了笑后,女孩伸手將衣袋里的懷孕診斷書掏出,狠狠的揉了揉后,扔進了垃圾桶內……

欣喜若狂的男孩絲毫沒有注意到女友的反應,繼續饒有興致的搶著紅包。 女孩緩緩的走到了門口,頭也不回的說道:“明天我去醫院,把孩子打掉……”“別。”男孩頭也不回的說道:“別打,好歹是我的孩子,明天我陪你去醫院把孩子生下來。”聽了男孩的話,女孩緩緩嘆口氣:“好吧。明天中午,我在醫院門口等你。”說完,女孩緩緩的走了。耳邊卻依然聽到男孩興奮的話題“哈哈,又搶到了70元的紅包……”

第二天中午,女孩孤獨的站立在醫院的大門口。焦急的等待著男孩。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依然沒有看到男孩的身影。女孩感覺有些失落。剛打算獨自一人走進去的時候,不遠處一個熟悉的身影,緩緩的向著女孩的方向走來。男孩的身影緩緩的前進著,女孩微微瞇了瞇眼睛,看到男孩低著頭玩著手機,不緊不慢的向前走著。

不知等待了多久,男孩終于走到了女孩的面前。 垂下自己的手臂后,男孩帶著歉意的說道:不好意思,我來晚了。“女孩冷冷的轉過頭,一言不發的走了進去。

辦理好了相關手續,女孩跟隨醫生護士走了手術室。站在門口等待的男孩感覺萬般的無聊,掏出手機繼續搶著紅包。不一會兒,傳來了一陣女人驚恐的呼喊聲。男孩不由皺了皺眉頭。緊接著,男孩面前的手術室大門打開了。護士用被子裹著一個嬰兒走了出來。看到護士走了出來,男孩興奮的關掉手機。急沖沖的從護士手里接過了自己的孩子。?興奮不已的男孩絲毫沒有注意護士慘白的臉色。輕輕的揭開被子后,一部巨大的手機屏幕出現在了男孩的眼前。

突如其來的情況驚嚇的男孩差點扔掉手中的巨大手機。轉過頭剛打算詢問護士時,護士慘白的臉色清晰的告訴了男孩答案:”沒錯,這就是你的孩子……“

手里環抱著自己的“孩子”,男孩感覺非常的郁悶。自己的孩子怎么會是一個手機,男孩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種事情。看了看臉色稍微好些了的護士,男孩關切的問道:“我女朋友沒事吧?我想進去看看她。”護士搖了搖頭拒絕了男孩的請求:“不好意思,本院規定男性一律不準進手術室看望對方。”說完,護士轉身緩緩的走開了。男孩重重的嘆了口氣,剛打算把“孩子”偷偷扔掉的時候,已經走開的護士突然停住了腳步,猛然轉過身對男孩說:“對了,我差點忘記了一件事。你女朋友讓我轉告你。孩子是你要求生下來的,所以你有義務把孩子撫養大。再告訴你一件事情吧。拋棄剛出生的嬰兒,是死罪。”說完,護士頭也不回的走遠了。

看著曠大的過道只有自己一個人,男孩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。深深的陷入了無助。男孩不知道自己該怎么辦。也不知道該找誰商量為好。

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,男孩的手機不斷的響著。男孩重重的嘆口氣,掏出手機后緩緩的蹲了下來。看著手機上提示的紅包,男孩艱難的用手指按動屏幕搶動著。

懷里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感傳來,還沒等男孩反應過來,一陣嬰兒哇哇哇的哭聲也響了起來。?男孩放下自己的手機,輕輕的揭開遮住“孩子”的被子。巨大的屏幕一閃一閃的。震動感不斷,娃娃哇的哭聲伴隨著震動有規律的響著。男孩感覺有些不可思議。站起身抱著“孩子”來回搖晃了幾次后,哭聲與震動聲停止了。男孩長長的吐了口氣:“我的天,沒想到和真嬰兒一模一樣。”

確認懷里的“孩子”安靜的睡著了。男孩緩緩的蹲下身子,撿起自己的手機,抱著自己的“孩子”離開了。

在男孩離開后不久,手術室的門被女孩打開。女孩探出腦袋沒有看到男孩的身影。快步走到窗戶口附近,看到了抱著嬰兒一步一步向外面走的男孩。 看著男孩的身影,女孩重重的搖了搖頭,轉身離開了窗戶口。

回家的路上,男孩抱著自己的“孩子”。引來很多人的注目禮。男孩低著頭快步行走著,盡量不去看周圍的人群。口袋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。懷里的“孩子”跟著自己的手機響聲也“哭”了起來。周圍人群的注意力又迅速的聚集在了男孩的身上。男孩感覺自己的臉頰火燒一般的灼熱。笨拙的搖晃了一會“孩子”后,男孩艱難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機。看了看自己的手機后,男孩發現是自己的老媽打電話給自己。快步走到一處人群稀少的地方,男孩一邊安慰自己沒事的,一邊接通了自己老媽的電話。

剛接通電話,男孩老媽的聲音重重的響起:“你這個混小子,野到那里玩去了?都好幾天了,也不回家。”男孩剛準備回答,懷里的“孩子”因為驚嚇,震動與“哭喊”的聲音更大了。男孩一邊與自己的老媽通話,一邊搖晃著懷里的“孩子”。

一邊是自己老媽憤怒的質疑聲,一邊是“孩子”痛哭的哭聲。男孩著急的滿頭大汗,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。這時,一名好心的大媽走到了男孩的面前說道:“看把你為難的樣子。你先接電話,我幫你照顧孩子。”男孩對著這名熱心的大媽投去了感激的眼神后,將“孩子”交給大媽后,迅速的與自己的老媽通電話。

大媽抱著孩子,搖晃了一會后,“孩子”的哭聲依然沒有減弱。大媽很是疑惑,認為孩子應該是尿尿了。決定揭開被子看看究竟。緩緩的解開被子后,大媽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手機屏正一閃一閃的。愣愣的看了半天后,大媽突然爆發出巨大的笑聲:”哈哈哈哈……懷里抱著一個手機,哈哈哈哈……“大媽的笑聲引來了周圍的人群。所有的人團團圍住了大媽,都打算一看究竟。

發覺了身后的異常,男孩急忙掛斷了老媽的電話,硬擠進了人群中,從大媽的手中搶奪下了自己的”孩子“。看著男孩憤怒的樣子,大媽依然哈哈大笑的說道:”你女朋友居然給你生了一個手機,那你就好好撫養這個手機吧,哈哈哈……“

在人群的嘲笑聲中,男孩抱著自己的”孩子“灰溜溜的跑開了。這一刻,男孩真希望眼前有一道地縫能讓自己鉆進去。也就不會這樣丟人了。

倉惶的跑回了自己的家。站在家門口的男孩卻躊躇不決了起來。現在回家適合不適合?自己到底該如何解釋這種事情?男孩苦惱了起來。猶豫不覺的男孩啞了咬牙,閉著眼睛走進了家里。熟悉的一切。自己的老媽正在廚房做飯,老爸則坐在沙發上看報紙。男孩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確定家人沒有看到自己后,輕手輕腳的剛向自己的房間走去時,就被自己的老媽喊住了。

男孩停住了自己的腳步,緩緩的轉過身,對著自己的老媽艱難的露出了一個微笑說道:“老媽,您找我?”男孩的老媽雙手叉腰的看著男孩手中抱著的孩子,頓時大怒了起來:“你這個混小子,居然給我抱養了一個孩子回來。”聽到自己老媽的話,男孩解釋道:“老媽。您聽我解釋……”“解釋,解釋什么?不用解釋了。自己的孩子自己養,我可不想幫你養。”男孩苦笑了一下,緩緩的揭開遮擋“孩子”的被子:“老媽。您來看看。”“看看?看什么?看你生的孩子?”男孩的老媽帶著疑惑,緩緩的走來,接過了男孩手中的“孫子”。

看著懷中的“孫子”,男孩母親的臉色由喜悅緩緩變成了驚訝。雙手一陣顫抖,手中的“孩子”不由自主的掉落了下來。男孩手疾眼快,迅速的接住了自己的“孩子”。回過神的男孩母親一陣沉默后,哭著說道:“我的天啊,我到底做錯了什么?你怎么給我生出來這個東西?”受到驚嚇的“孩子”哇哇的大哭了起來。男孩急忙搖晃著哄著“孩子”。男孩的老爸聽到了孩子的哭聲,狐疑的站了起來,向著男孩走來。當看清楚男孩懷里的“孩子”后,男孩的老爸感覺一陣天旋地轉的感覺。伸出手指顫抖的指著男孩手中的孩子訓斥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平時我是怎么說你的?讓你少玩手機你就是不聽,現在好了,居然生出了一個手機,我看你以后干脆找個手機結婚好了。”聽著老爸的訓斥,男孩聳拉著腦袋一言不發。

訓斥了一頓后,男孩的老爸拉著老媽向著自己的房間走去。臨走丟下一句話給男孩:“你看著照顧吧,我們不管。”?聽到了老爸的話,男孩感覺自己的頭都大了。想到以后自己要照顧一個手機,男孩急忙詢問道:“老爸,如果這個“孩子”死了,我是不是可以不用照顧?”“死了?”男孩的老爸停住了自己的腳步:“死了?說的輕松。是在醫院生的吧?醫院肯定有證明。如果這個孩子突然死了,那么根據現在的規定,如果新生兒突然死亡,那么新生兒的父母親也必須去那個世界照顧自己的孩子。”聽到了自己老爸的話,男孩驚恐的臉都變白了。

抱著“孩子”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男孩苦惱了起來。養吧,不知道怎么養?不養吧?死了自己也會把命搭進去。苦惱的抓著自己的頭發,男孩怎么也想不出合適的辦法。“不想了,不想了,煩死了。”男孩將自己重重的摔在床上。掏出自己的手機又開始玩了起來。

身旁的孩子哭泣的聲音很微弱。男孩好奇的看了一眼后,?驚訝的從床上坐了起來:“我的老天,快沒電了?怎么辦?怎么辦?”男孩不知所措的在房間里來回渡著步子。“對了,新買的手機都會帶著充電線什么的,或許……”男孩一邊說著,一邊飛快的扒光了裹著“孩子”的被子。“哈,果然和手機一模一樣。”下面帶著一根充電線與充電頭。?男孩拿起充電頭,毫不猶豫的插進線路板里給“孩子”充電。看著電池電量顯示著充電狀態,男孩這才送了一口氣。

仔細的看著自己的“孩子”后,男孩驚訝的說道:“我的天,居然型號比我的手機還先進。這世道真是太不公平了。”

郁悶的男孩繼續用自己的手機搶著紅包。搶著搶著,男孩自言自語的說道:“以后說不準我可以讓”他“幫我搶更多的紅包,到時我就有花不完的錢,可以不用上學,不用工作了,哈哈哈……”

時間過的很快,轉眼間,男孩已經在家待了一個多月了。而自己曾經懷中的孩子手機,也慢慢的變大。已經在身高上超過了男孩,甚至會蹦跳的獨自走路了。全家人坐在一起吃飯,孩子手機則在房間里充電著。看著男孩吃的津津有味,男孩的老媽終于忍無可忍的向男孩下達了最后的通牒:“要么你就帶著你的手機給我乖乖上學去,要么你就抱著你的手機給我出去找工作掙錢去。整體在家里什么事也不做,你這個好吃懶做的家伙。”

聽了自己老媽的話,男孩急忙說道:“帶著他去上學,那可能嗎?”男孩的老爸揮揮手打斷了男孩的話:“有什么不可能?他是你生的,你有義務照顧他的生活。反正你還在上學,他跟著你,一方面可以監督你,另一方面說不準也可以學一點知識。”“可是老爸……”“什么也不要說了,就這樣決定了。明天開帶著他去上學,不敢你們兩個就給我睡天橋底去。”沒有任何反駁的余地,男孩悻悻的吃完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。

剛打開房間門,手機飛撲了過來。扭捏著自己巨大的身體硬向男孩的懷里鉆著。對于這樣的情況,男孩重重的嘆了口氣。手機屏幕一陣閃耀,顯示出來了來電秀。男孩看都不看一眼,伸手劃開了接聽鍵。”爸爸,見到你真開心。”巨大的手機興奮的說道。男孩擺著苦瓜臉看了一眼手機后說道:“是啊,見到你很開心。明天開始和我去上學吧。”聽到了男孩的話,手機興奮的跳動了起來,接聽的音量也變成了外音:“太好了,終于可以和爸爸一起出門了。我好開心啊。”“笨蛋,你的聲音太大了,想讓我變聾子嗎?”男孩大聲的訓斥道。

房間門突然打開,男孩的老媽張大嘴巴施展了當年的絕學獅吼功:“都給老娘閉嘴,打算拆了房子嗎?“房間內頓時鴉雀無聲。巨大的手機瞬間將自己關閉至關機狀態。男孩也拼命的尋找著自己明天要帶的課本。看著雙方的表現,男孩的老媽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深夜,趴在窗戶旁看著滿頭的星辰,男孩真不敢想象明天會發生什么事情。

“叮鈴鈴,叮鈴鈴。”鬧鐘突然響起。男孩疲倦的關閉了鬧鐘。身旁的手機也自動啟動開機。穿衣,洗簌,吃早飯。做完了該做的一切。男孩帶著自己的”孩子“走出了家門。

路上,所有人看到這對奇怪的組合,不是竊竊私語,就是捂著嘴巴偷笑著。 男孩無奈的看了看緊跟在自己身后一蹦一跳的手機。心情郁悶到了極點。好不容易走到了校園門口。門外擋住了男孩身后巨大的手機:”學校內禁止學生使用手機。“看到手機被擋住了,男孩心里一陣小小的激動:”這下耳根子應該可以清靜了許多了。“聳聳肩無奈的看了一眼被門衛擋住的手機,男孩一邊走,一邊悄悄的掏出了自己的手機。看著自己的爸爸離自己越來越遠。手機的顯示屏迅速出現了來電秀。門口本能的滑向了接聽鍵。緊接著,手機發出了聲音:”他是我爸爸,他去哪里我去那里。“”爸爸?”聽到了手機的話,門衛側著身撓了撓頭:“爸爸,兒子跟著爸爸是正常的。那么你請進吧。”?得到了門衛的許可,手機迅速蹦跳著追向了男孩。

過了一會兒,站在門口的門衛突然醒悟了過來:“爸爸?一部巨大的手機把一名男孩叫爸爸?”四處張望后,看不到手機的身影。門衛走回了自己的值班室,給自己沖了一杯熱茶:“我看來真是老了,居然產生幻覺了。”

男孩走進了自己班。剛準備打招呼,看到所有的同學將目光齊刷刷的看向了自己。?男孩頓時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。剛準備說話,卻聽到一名反應比較快的同學對著自己說道:“哇塞,酷啊。好長時間不見。居然帶著一部手機上學,你真是酷呆了。”隨著這名同學的話語,其他同學紛紛向男孩身后的手機奔去。巨大的沖力將男孩差點沖倒在地。看著同學們的反應,男孩心里升起來不好的預感。

團團圍住自己的“孩子”,同學們好奇的自信打量著這部巨大的手機。有些同學甚至好奇的去撫摸手機的表面。手機突然一陣劇烈的震動,驚嚇的一些同學同學瞬時住手。屏幕一陣閃耀,來電秀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。一名男同學輕輕的劃開接聽鍵,緊接著,巨大的聲音突然響起:“你們是誰?除了我爸爸,任何人都不許摸我。”

“爸爸”所有人瞬時將目光轉向了男孩。男孩窘迫的臉都紅了起來,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解釋為好。同學們看看男孩,又看看手機。頓時,爆發了劇烈的大笑聲:“哈哈。爸爸。哈哈。居然生了個手機。還是手機的爸爸……”

上課的鈴聲突然響起。幫男孩解了圍。同學們一邊笑著,一邊走向了自己的座位。男孩有些憤怒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孩子,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屁股還沒有坐穩,有些年老的班主任慢騰騰的走了進來。走到了講臺上,班主任齊刷刷的看了一圈自己的學生們后。突然大聲的訓斥道:“這么久不上課,現在上課居然帶著一部手機。你是無視我這個班主任還是無視校規?”

男孩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么回答。看到男孩的反應,班主任更加的憤怒,黑板刷摔向了男孩:“我從來沒教過你這樣品行惡略的學生。”看到班主任怒不可遏的樣子,班長一邊偷笑著,一邊站起來說道:“報告班主任。那部巨型的手機是他的兒子。”“什么?居然還有這樣荒唐的事情。你……你……給我出去罰站去。放學后到教室辦公室里來。“

男孩緩緩的站起身,在所有人的嘲笑諷刺的眼神中,走到了教室門口。

很快,男孩與手機的關系,如同瘟疫一般,迅速的被全校的師生知道了。甚至一些不認識的學生大老遠的跑來一看究竟,甚至有個別學生要求合影留念。?面對著所有人的冷嘲熱諷,男孩心中的憤怒慢慢的由對其他人轉向了自己生的孩子。

放學時刻,男孩面無表情的聽著班主任與其他老師的訓斥,心里卻在想著找到女孩,將這個讓自己受到嘲笑的包袱還給女孩。

沒有任何的言語,男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回家,睡覺,來學校。每個從男孩身邊走過的人都在無聲的嘲笑著男孩。男孩的雙眼呆滯著,只想快點找到女孩,將這個包袱還給女孩。

終于,男孩在操場上找到了女孩。看著曾經的戀人,男孩心里沒有一絲絲的激動。男孩開門見山的說道:“這部手機是你生的,現在還給你。”看著男孩身后緊隨的巨型手機,女孩這才知道原來校園里流傳的事情是真實的。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這部手機后,女孩淡淡的說道:“那時我說過,我不想要這個孩子。但你卻說你想要我生下來。我滿足了你的愿望。所以,現在你沒有任何的理由找我幫你。”“我們不是情侶嗎?戀人嗎?你真這么忍心對待我?”男孩有些懇求的說道。“戀人?情侶?”女孩冷笑著說道“我們是戀人嗎?是情侶嗎?你除了玩手機搶紅包之類的,你在乎過我嗎?在意過我們?在乎過我的感受嗎?你心里有我的存在嗎?”

面對女孩的質問,男孩無言以對。留下沉默的男孩后,女孩轉身離去了。看著女孩慢慢離去的身影,男孩的眼中閃過了一絲殺意:“呵呵呵。好,太好了。你也不需要,我也不需要,大家都不需要。那就讓他去死吧,去死吧。呵呵呵呵……”

緊隨著男孩身后的手機聽到了男孩自言自語的話語感覺很奇怪。剛準備安慰時,卻看到了男孩猛然轉過身的臉頰。自己老爸的眼神是那樣的冰冷,沒有一絲溫暖。與平時的眼神簡直是天壤之別。“怎么會這樣?這樣的眼神代表著什么?”孩子不明白,也不想明白。

屁顛屁顛的緊隨在男孩的身后, 兩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了操場上……

憤怒,痛苦,憂慮,煩躁。各種各樣的情緒如同瘟疫一般襲卷著男孩的大腦。男孩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般的疼痛。所有人都不會在乎自己的感受,所有人都會冷嘲熱諷的嘲笑自己,看自己的笑話。包括自己曾經深愛的女孩,也那樣冷酷無情的對待自己。所有的一切都因為這部手機的存在,所有的人都因為這部手機而看不起自己。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他。

他不是上帝派來的天使,而是撒旦安排的惡魔。天使應該被保護,惡魔應該被消滅。男孩混亂不堪的腦海終于浮現出了一個適合男孩的理由。

看著身邊關機充電的巨型手機,男孩一手握著鐵錘,一邊默默的看著手機。高高的舉起手中的鐵錘時,一個聲音制止看男孩的行為。“你真的愿意下手嗎?你真的忍心嗎?你真的愿意親生解決掉自己孩子的生命嗎?你真愿意做這種傷天害理天理難容的事情嗎?”聽到這個勸解的聲音,男孩的手一陣顫抖,手中的鐵錘緩緩的落下。緊接著,另一個一個聲音卻蠱惑著男孩必須奮力的砸下去:“一切都是虛幻的,所有的一切都是男孩自己的幻想。如果想要擺脫幻想,就必須親生毀掉制造幻想的根源。你不想回到以前的生活嗎?你真的想這樣一輩子嗎?和一部手機生活一輩子嗎?你想一輩子生活在別人的冷嘲熱諷與譏笑中嗎?你真的愿意接受這個怪物嗎?他不是你的孩子,人類怎么會生出一部手機?這是個怪物,不是孩子。不是孩子。”

兩種聲音如同兩條毒蔓藤一般迅速的在男孩腦海里成長蔓延。男孩扔下手中的鐵錘,蹲在地上痛苦的抱著自己的腦袋瘋狂般的吼叫著:”怎么辦?我到底該怎么辦?……”

頭腦的痛楚感緩緩的消失,男孩癱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眼前的巨型手機一動不動的充著電。男孩掙扎著剛打算起身時,右手指尖突然傳來一陣冰冷的感覺。

嘴角微微上翹,男孩的右手緩緩的將冰冷的鐵錘我在了手心里。站起身來后,男孩的眼中不在是溫柔的眼神,而是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的眼神。

高高的舉起手中的鐵錘后,男孩沒有任何的猶豫不覺。自言自語癡笑著說道:“我真是愚蠢,居然把一部手機當作自己的孩子。”話音剛落,手中的鐵錘重重的砸在了手機殼上。

受到突然的重擊,手機殼很快陷入一個凹洞。破碎的零件,手機殼的破碎片隨著鐵錘飛濺了出來。凹洞處緩緩的流下了鮮紅的血液。看到鮮紅的血液,男孩顯的格外的興奮,更加賣力的揮舞著手中的鐵錘:“哭吧,痛苦吧。我所經歷的一切,我所遭到的待遇,你就慢慢體會吧。”

手機受到了更多的打擊,無數的小零件與破碎的外殼隨著血液飛濺在了男孩的臉上,身上。而男孩仿佛著魔般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,一邊瘋狂的大笑著,一邊繼續揮舞著手中的鐵錘。

飛濺出來的血液四處濺射了起來,男孩的雙腳周圍也已經是鮮紅的血液。看著已經被砸的稀巴爛的手機,男孩抬起頭哈哈大笑了起來:“哈哈哈,我終于,終于殺死惡魔了。”

推開熟悉的家門,男孩的母親敏銳的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。一股不詳的預感突然升起。男孩的母親一邊呼喊著男孩的名字,一邊迅速的上樓。站立在男孩的房間門口,腳下暗紅色的液體緩緩的向外流淌著。看著腳下的暗紅色液體,男孩的母親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不好的預感。一邊祈禱著不會發生可怕的事情,一邊緩緩的推開了男孩的房間門。

房間門緩緩的推開,男孩的母親看到了男孩一動不動的背對著自己站立著。房間內的一切都是血紅色。有些地方不斷流下鮮紅的血液。男孩母親感覺自己的胃一陣難受。”這里發生了什么事情。“男孩的母親不敢去想象這個問題,也不打算去問這個問題。男孩的前面,已經被咂的七零八散的手機映入了男孩母親的眼里。剛準備呼喊男孩時,眼角無意中看到了男孩手中的鐵錘,鐵錘錘頂不住的向下滴著鮮血。緊緊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男孩母親者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,真希望這一切只是一場噩夢。

仿佛察覺到什么的男孩,緩緩的轉過了身。看著自己的孩子緩緩轉過身,男孩母親感覺這根本不是自己的孩子。他是這樣的陌生。他給人一種恐怖,邪惡的感覺。緩緩的向后退著,腳下卻因為踩著血液一陣打滑后,重重的摔坐在地上。

男孩機械般的一步一步向自己的母親緩緩走來。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孩子,男孩母親因為恐懼而哆嗦的說道:”別……別……過來……“男孩沒有絲毫停留的意思,依然不緊不慢的向著自己的母親緩緩走來。一邊行走著,一邊慢慢舉起手中的鐵錘:”一切都要結束了,撒旦……“

眼前是身影越來越巨大,面無表情的熟悉臉龐離自己越來越遠。男孩母親感覺到了無比的絕望,張大嘴巴拼命的呼喊著男孩的名字,試圖喚醒失落的靈魂……

呼喊的聲音瞬然停止,額頭處緩緩流下暗紅色的血液。張大的嘴巴仿佛在無形的訴說著什么。一滴一滴的血液順著臉頰滴落在了地上。”天使,GAME OVER。“男孩一邊獰笑著,一邊舉行揮舞著手中的鐵錘……

夜幕緩緩的降臨,男孩老爸推開了自己的家門。漆黑的家里讓男孩老爸產生了疑惑?呼喊著熟悉的名字,卻沒有任何人回答。身后的家門緩緩的關閉。聽到聲響的男孩老爸急忙轉頭,一團黑漆漆的東西一動不動的緊靠在門邊。掏出了打火機,急忙打著火機。因為心急,打火機怎么也打不出火來。噗……噗……噗……打火機終于被打著火了。借著著打火機的火光,男孩老爸終于看清了門口的東西。”老婆……“男孩老爸一聲嘶叫著,一邊扔下手中的打火機,死死的抱著已經冰冷的尸體嗷嗷大哭了起來:”到底是誰?到底是那個混蛋害死你的?“

男孩老爸的身后,一團黑影緩緩的出現。悲憤交加的男孩老爸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后的黑影。頭頂重重的傳來疼痛的感覺后,男孩老爸抱著尸體的手緩緩滑下,整個身體倒落在了一旁。掙扎著憤怒的問道:”你到底是誰?“迎來的回答,只是一陣撲面而來的冰冷重物的打擊與一句熟悉冰冷的話語:”撒旦,GOODBYE……“

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靜。一個渾身是血的嬰兒緩緩的從黑暗中爬出。原本可愛的臉頰卻仿佛被重物擊打過一般顯得凹凸不平。一只眼睛已經深深的凹陷了進去,留下了一個漆黑的小洞。幼小的身體已經有些變形。但不影響他的爬行。每爬一步,都會有鮮血順著有些變形的身體緩緩流下。

男孩微笑著,彎下腰緩緩的抱起嬰兒:”兒子,我們走吧……“”爸爸,你去哪,我去哪。嘿嘿嘿嘿……“

人已贊賞
鬼話連篇

寵物

2020-1-12 11:53:13

鬼話連篇

真實經歷:寫日記遇見的靈異事件!

2020-1-12 13:13:43

0 條回復 A文章作者 M管理員
    暫無討論,說說你的看法吧
個人中心
今日簽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
搜索
乐彩网平台真实吗?